刚刚更新: 〔重生后正派大佬盯〕〔绝品透视高手〕〔经年情深:苏律师〕〔超自然事务管理局〕〔沧元图〕〔生存竞技场〕〔我能看到世界属性〕〔帝世无双〕〔祖宗在上〕〔我的超脑能建模〕〔绝世神皇〕〔感染者〕〔山村透视兵王〕〔妃常分裂:魔君宠〕〔爆宠萌妃:陛下你〕〔超级小神医〕〔返回2006〕〔英雄天路〕〔魔改大唐〕〔汉武挥鞭
尤溪文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逃
    ()宁智宸喉咙滚动,“凌小姐真有意思,问男人行么?”

    话至此,凌瑶在不多问。

    也不关心他手上用薄衣服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下面是怎样的伤口,伤口大小。

    会不会钻进去细菌,感染。

    左腿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,方才走过来便是她硬拖着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让她抬腿,还是有些难度的。

    “磨蹭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洞口的光就被完遮挡住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抬头往上看,夜莺探头,尖锐的声音在溶洞里无限放大,听着刺耳的很,“几位商量好了么,可要快点哦,谁先上来,会有惊喜的。嗯……”

    她略微沉吟。

    凌瑶却从她的表情里看出雀雀欲试的兴奋。

    眼里嗜血的光芒没能逃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跟她生活过十几年,也不是白搭的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,“我先上去,可能会有点吃力,你多担待点。”

    宁智宸似有所感的看了眼她的小腿。

    双眸紧眯,不容置喙的将肩膀上的女人放下。

    “她的腿受伤了,没办法爬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他清凉的双眸是对着沐暖的。

    凌瑶挑眉,冷嗤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那我先上去,然后找人来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宁智宸微不可见的摇头,深邃的眉眼掠过沉思。

    似是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上去后我不放心,万一有危险呢!”

    沐暖会心一笑,明媚的笑容像朵向日葵。

    “她上不去,让她撑着我们两个人更不可能,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先上去,然后再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沐暖敛去笑容,紧盯宁智宸双眸。

    那表情,好似无声在询问他,还有更好的办法么。

    宁智宸稍顿,便转身。

    把努力装作空气的女人一把举到头顶。

    她瞬间被人打捞起来,脚下的水连串的洒在他的头上,脸上。

    还顺带挑起一条蛇。

    她面色巨变,浑身僵硬了下,用力的甩掉挂在脚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双双倒下去。

    栽进水里。

    凌瑶背对着宁智宸也许没看到。

    沐暖确实看的真真切切的。

    他动作极快的护在她的身侧,在她摔下去的那刹,眼里闪过惊恐,脚尖转动。

    有力的臂膀搂住女人的腰部。

    两人倒下去,瞬间溅起巨大的水浪。

    又双双冒出水面。

    游到地势较高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即便此时三人都很狼狈。

    那两人站在一起,又可笑的是那么养眼,那么般配。

    沐暖也是在此刻才发现,他不是真的想跟她订婚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,从始至终都有她。

    且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她是多么讽刺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今天我能在这里,都是拜你们所赐?”

    噗通

    有个麻袋落下,溅起水花,恰巧将她的声音给淹没下去。

    凌瑶跟宁智宸之间她的嘴唇在动,什么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溅起的水花,砸在凌瑶的背上。

    只有透心彻骨的凉。

    凉的她猛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嘴唇紧跟着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的男人默不作声,转身看了眼身后的麻袋。

    脸色突变,“速度。”

    那半袋麻袋里,装的都是水蛭。

    凌瑶腿上还有伤口。

    半秒钟都绝不能耽误了。

    转身的瞬间,双手准确无误的从她腋窝下穿插而过。

    手臂用力,她便稳妥的坐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炙热的体温从身下缓缓烫进她的皮肤里。

    凌瑶抿唇,有些贪恋热源。

    想要像个树袋熊似的,挂在暖炉身上。

    沐暖腿脚麻利的踩着男人的腿,往上爬。

    不知道碰到哪里,凌瑶倒抽气,腿抑制不住的打颤。

    身僵硬,双腿更是将他的脑袋夹的生疼。

    宁智宸哑着嗓子,出声像是被人摁住喉咙,拼尽力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先上去,若不想死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定了定心神,伸手拽了把沐暖。

    三个人叠罗汉,离洞口还差那么点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还差点。”

    凌瑶在中间,不敢妄动,闻声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绑的绳子呢?”

    说完,眼底映入方才沐暖绑起来的绳子。

    抓在手里,拽了拽。

    忍住翻白眼以及吐槽的冲动。

    双臂把她的腿控住,双手快速的重新打结。

    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肯定有藤蔓,找根靠谱的木头,用藤蔓缠在上面,然后将你的绳子绑在顶端。”

    沐暖沉吟,说出的话硬气的很,“我看上去很像傻子。”

    凌瑶不假思索的‘嗯’了声。

    沐暖真想一脚把她踩在泥土里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不允许,但内心对目前她坐在她头上,双脚将她踩在身下的感觉还蛮不错的。

    如果忽略掉宁智宸,只有他俩的话那更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洞口的那快凸起的地方了么?用力甩出去,宁智宸,下盘能稳住?”

    宁智宸黑线了,一天被自己女人挑战了两边男人的威严。

    若不是场合不对,他真相让她见识一下。

    让她深切的明白,不要随便挑战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他从嗓子深处发出个音节,“嗯。”

    闷沉闷沉的,像是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尽力的,你只负责把绳子用力挂到上面,然后脚瞪在下面的石头上,就能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挑战的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臂力支撑的话,极有可能会落水。

    做的一切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凌瑶眼皮有些沉重,浑身密密麻麻,像是被电流穿过,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头颅嗡嗡的难受,耳边有‘蹭蹭’的幻听。

    勉强还能再撑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最多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她努力睁开眼睛,沉声给沐暖打气。

    麻袋口缓缓松开了。

    凌瑶是低着头的,就是为了给沐暖提供更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所以水面上突然出现的虫子,乍然出现在她眼底。

    她震愕的望着那些虫子。

    乍看似圆柱形,从麻袋口钻出来的那刹。

    隐约看到背面绿中带黑,腹面平坦,灰绿色。

    身上无色无斑。

    她担忧的看了眼紧紧抓在她腿上的手。

    被薄衣服包裹的严禁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受伤了?”

    她不自然的问。

    不知有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宁智宸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头顶的沐暖倒是听清楚了,“你是不是巴望着我受伤?那就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眸光似点了滴墨,极快的晕开,黑的不见底。

    让水蛭有机可乘的话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沐暖,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沐暖也是急的满身出汗,闻言更是恼火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凌瑶不以为然,“沐大提琴家,你好歹也是在荧幕下生活的人,怎么不注重自己的体重呢,你知道你有多重么?”

    沐暖呼吸粗重,用力一甩。

    还差点儿。

    气愤的将错误都归到凌瑶那张碎嘴上。

    厉声道,“我让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她的肃声对凌瑶来说完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屁股上的肉也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没完没了,沐暖气,用力挥手。

    绳子堪堪落在石头上。

    凌瑶头顶的重力陡然减轻,轻笑。

    “下面被人给扔了很多虫子,专门吃人肉的,你不要往下看,掉下去就会没命的,赶紧上去,想办法救你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‘未婚夫’三个字被她咬的很重。

    宁智宸却僵了僵,挺了挺背脊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晃动,凌瑶下意识的抓住身下能抓的东西。

    柔软的触感让她脸颊微红。

    男人倒吸气的声音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她忙不迭的松开手,“抱歉,你的头颅那么坚硬,头皮应该也是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宁智宸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就跟普通女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将这件事放在沐暖身上,想必她会惊呼出声,然后紧紧的搂住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她呢!

    伸手就抓住他的头发,拽的他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力道完可以给脸部整体做个拉皮了。

    五官都被她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最终还来她说‘头颅那么坚硬,头皮也应该如此吧。’

    他沉的能低处墨水的脸低垂,眼眸落在她挽起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禁锢她的小腿,她能掉下去么?

    宁智宸心中喟叹:我好难!

    头顶,沐暖似是玩秋千玩上瘾了,荡过来荡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沐大提琴家,你能别在这儿晃悠么,没看到下面虫子都快爬上来了?你不想要你的未婚夫了?”

    沐暖真是想用针缝了她嘴巴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让人怎么上去?”

    凌瑶低眸,看向宁智宸。

    轻蔑的眼神无声告诉他,‘瞧你找的花瓶,名副其实的花瓶。’

    无奈,只好抬头,“你腰部用力,小时后没荡过秋千?腰用力,身体才能往前,脚才能踩到石头上啊。”

    她是不是傻,刚从傻帽学校毕业出来的?

    沐暖已经无力吐槽她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只能按照她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试图了几次,就被凌瑶笑话了几次。

    “我快支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她咬牙,一只手印证她的话,垂下来。

    “勒的我手疼,手都没有知觉了。”

    凌瑶抿唇,深呼吸,贝齿咬了咬舌尖,迷蒙的眼神稍稍恢复了点清明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用绳子缠住你的手臂么?”

    声音明显比之前更无力,更小声。

    身下,宁智宸不敢太用力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,她小腿上的伤口在冒着浓稠的水液。

    颜色有些深,有些发黄。

    “沐暖,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,你若是掉下来,我们三人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他某色阴沉的好似一场风暴刚刚席卷而过,地面上荒凉枯萎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音色更为苍劲冰冷。

    沐暖浑身线条僵硬,片刻后咬唇,竭尽力。

    按照那个女人说的办法,手臂绕着绳子卷上去。

    腰部猛的用力,身体前倾。

    用尽力,直奔仅能站下两个脚尖的石头。

    过程坎坷,可谓一波三和。

    索性她最后踩到了,顺利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膝盖上被磕了层皮。

    “智宸,你等着,我去找东西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低眸,男人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以及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英俊硬朗的没头上月初了几根青筋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要下来。

    宁智宸沉笃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“不要乱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猎奇风水师〕〔名门掠爱:冷少的〕〔重生之神级豪婿〕〔我老婆是冰山女总〕〔典魂师〕〔重生之网络争霸〕〔帝少溺宠小甜妻〕〔仙途遗祸〕〔从艺术家开始〕〔这个反派boss不好〕〔反穿异界的魔王大〕〔丹仙全传〕〔隐婚厚爱:重生医〕〔爱与时光终年不变〕〔猫见闻录
  sitemap